徐金华:“钉”在堤坝上的“硬核”书记

2020-07-16 10:20   芜湖文明网  

人物简介:徐金华,男,汉族,中共党员,1964年6月出生,现为红杨镇西河社区党委书记,居住在西河社区桥新自然村。

事迹简介:嘴唇边结壳的火结,是连续6天在堤防一线坚守的“见证”。双腿肿胀的青筋,是日夜巡堤几十公里的“硕果”。

眼下深陷的乌圈,是多日无眠身心俱疲的“述说”。他就是红杨镇西河社区党委书记,沈公圩防汛抗旱指挥所副政委兼副指挥长徐金华。大汛当前,他将自己“钉”堤坝上,坚持“群众生命大过天”,把组织的托付担在肩上,站在了离洪水最近的地方。风雨兼程,他是众志成城的“主心骨”;顶风踏浪,他是抗洪抢险的“急先锋”;铁肩柔情,他是百姓心中的“暖心灯”。

正文:

“他把雨衣让给了别人,自己全身都湿透了”

2020年7月6日上午,雨势陡急,暴雨席卷,青弋江水位持续暴涨,几十年的防汛经验告诉他,这次的汛情不同以往,徐金华坐不住了,立刻冲下楼,“快打电话,让挖机待命,除在册的101名防汛应急队员外,17个片区各2名强劳力组成抢险突击队,立刻到社区待命。”这一决定在当晚就起到了致胜性的作用。6日晚5时,大雨倾盆,西河站水位超警戒,徐金华和副书记吴其胜迅速开始转移旱桥码头外的沿河群众,其他所有防汛队员立刻进入“战”备状态。铁匠李德伦是社区的五保老人,徐金华赶到他家时,老人还在收拾衣服,“这些不值钱,别弄了,快走!”他脱下自己的雨衣,往老人身上一裹,背起李老就往安置点转移。吴其胜提起老人的“家当”紧随其后,想叫他回社区穿件雨衣,但徐金华早已又一头扎进大雨里,不见了踪影。

“他什么事情都带头干,这是他的性格”

沈公圩圈位于芜湖县青弋江上游,其堤防总长17.85公里,汛期来洪,上下游水位落差大,堤身以砂性土建成,防冲防渗性差,由于洪水陡涨陡跌和迎流顶冲、主泓贴岸,主汛期洪水淘刷和散侵现象严重,至今仍流传着“破了八面佛,上通青弋江,中连水阳江,下达扬子江,三江并一江”的说法,其中的八面佛段就在沈公圩。

6日晚8点40分,井塘埂出现严重滑坡、管涌,几乎同时,八面佛段滑坡、管涌险情并发,情势十分危急,紧急处理迫在眉睫。徐金华立刻上报镇防指,带着新成立的抢险突击队,兵分两路扑向险情发生点,下外障、削坡减材、蓄水反压……他快速判断、冷静指挥、亲自开“战”。

“他什么事都放不下,什么事都带头干,这就是他的性格!”副书记王平说,平日里雷厉风行的徐金华此时更是降洪除险,洪峰浪尖践初心。23时,八章管涌、四新严重管涌、弯弓张高涵漏水,7日沙芦村高涵漏水、杭村管涌、里滩管涌,凌村管涌,险情叠生,他分身乏术,一手在扛着沙袋一手还在电话指挥,这头在下木桩那头高喊“你先别慌,洞里涌出的是浑水,洞口较大,先用彩条布在外河圩口做外障,再用土袋在管涌外围做养水盆,最后在管涌处依次垫上沙子、石子和瓜子片!”

15.68…16…16.59…16.84…黑夜到黑夜,没有星星,也无所谓骄阳,超警戒到超保证再到50年一遇,整整36个小时了,平日碧波金麟的青弋江此刻龇牙狂啸、毫不示弱。技术专家多次对他指出“随时做好全体撤离的准备”,他却不肯“屈服”,“老百姓都安置好了,我没有后顾之忧了,我在堤在!”

“我劝他休息,他讲他都急死了,哪里顾得上。”

黑了瘦了胡子长了,憔悴了沙哑了几乎快累倒了,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。57岁的徐金华因病切除了2/3个胃,且患有严重的高血压,暴雨这些天,他几乎没有合过眼,妻子打电话提醒他吃药,他根本就忘记了带药。熬夜、下水、淋雨、长时间抢险,“装砂石、提袋口、垒坝,拦都拦不住,我真怕他倒下”镇党委副书记张跃几乎哽咽了。

还没结束!11日上午,本以为汛情暂时稳定住的徐金华接到镇防指紧急要求,未来一周上游来水还将持续增加,继续做好防大汛、抗大洪、抢大险、救大灾的准备!17个卡点,已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;132个小时,已数不清弯了多少次腰。“确实累得不行了,但不能松劲,随时可能有我意想不到的险情,水不退我心里的弦就一直崩的紧,老百姓和亲人的安危全靠我们,这时候我不上前谁向前!”徐金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
苦不苦,也许只有徐金华鬓角间的几缕白发知道;累不累,也许只有他眼下的乌圈能够体会。(蔚文琴)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